疫情让硅谷“二等员工”处境尴尬:工资福利差 不能在家工作

2020年03月12日 14:36社会聚焦来源:http://www.hb114.cc

谷歌安全工程师阿马迪普·辛格·普雷瓦尔,他的红色徽章将其与谷歌全职员工区分开来

腾讯科技讯 据外媒报道,谷歌位于加州桑尼维尔的办公大楼是该公司最大的园区之一,但在上周五当天,大楼里几乎空无一人,通常人满为患的自助餐厅里也没有人排队。前一天晚上,在一封发给公司全体员工的电子邮件中,谷歌概述了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应急计划,并通知旧金山湾区的员工,他们可以在家工作。

安全工程师阿马迪普·辛格·普雷瓦尔(AmarDeep Singh Purewal)也更喜欢在家工作。但普雷瓦尔是谷歌的合同工,不能远程访问他的谷歌电子邮件账户。因此,普雷瓦尔直到来到办公室才看到谷歌的安全计划。即使在此之后,他也不确定这种灵活性是否适用于像他这样拥有红色承包商徽章的临时员工。

像普雷瓦尔这样的合同工由谷歌外包的中介机构雇佣,比起全职雇员,这些人享受不到或者完全没有相应的福利待遇。他们不仅薪资很低,而且常被迫加班,因此被称为“二等公民”,以便与大型科技公司的正式员工区分开来。

自2月下旬以来,新型冠状病毒在美国的传播不断加速,硅谷对这种威胁的反应也在不断变化。随着确诊病例突然出现在北加州和华盛顿州的科技办公集群附近,科技公司迅速为所有全职员工做好了安排。在来自员工的内部压力和来自竞争对手的同行压力的推动下,监管机构、劳工活动人士以及新闻媒体的询问加剧了科技公司的压力,它们不得不将应急计划扩大到包括承包商,这些承包商是通过中介机构和第三方公司雇佣的。

现在,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担忧引起了人们对所谓“影子劳动力”以及白领之间本来不太明显的阶级分歧的更广泛关注。许多公司依靠承包商来打扫和保护他们的校园、准备食物和驾驶班车。但科技巨头始终不愿承认从事类似办公室工作的白领承包商是全职员工,但他们的薪酬更低,没有股权,特权也更少。这些承包商编写代码,调整发布在Facebook和YouTube上的内容,管理项目,招聘员工,并培训数字助手。

在西雅图和旧金山湾区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震中,许多科技巨头选择关闭了办公室,以帮助限制这种病毒的传播。但这些员工中的许多人都不清楚,如果被迫在家工作,他们要怎样完成任务,亦或者因为没有工具而完全不需要工作?

谷歌发言人凯瑟琳·威廉姆斯(Katherine Williams)表示:“在这场危机中,我们很早就决定,在我们扩大的劳动力队伍中,可能受到办公室时间表减少影响的小时工将获得他们本应工作的时间的补偿。我们知道这是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时期,但员工和员工合作伙伴对这项政策的反应是积极的。”

周五,Facebook也表示,如果对临时工的需求减少,如果办公室关闭或他们生病,该公司将继续向临时工支付工资。Facebook发言人德鲁·普萨特里(Drew Pusateri)指出,该公司的政策适用于所有承包商。然而,对于雇用这些承包商的机构,也可能决定他们获得的待遇。

在应急电子邮件中,谷歌向“临时工和供应商”保证,如果办公室关闭,这家搜索巨头将“与你们的雇主合作,确保我们支付补偿”。这一承诺听起来让人倍感欣慰,特别是对于普雷瓦尔这样的承包商来说,他每年只能累计休三天病假。

但普雷瓦尔说,即便是在周五,雇佣他的机构Beacon Hill Staffing Group也不确定谷歌的政策是否意味着他可以在家工作,或者如果不能这样做的话,他可以继续拿到工资,该机构在周一与谷歌交谈后会知道更多情况。对于与妻子、三个孩子和父母住在一起的普雷瓦尔来说,这种不确定性构成了健康风险。

Beacon Hill Staffing Group没有立即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但在普雷瓦尔看来,这种混乱似乎是故意的。对于与工作有关的问题,他的谷歌主管通常会当面或通过谷歌Hangout与他交谈。但他们没有召开会议,也没有让承包商知道他们正在制定的计划。普雷瓦尔说:“你不知道去哪里寻找答案,也许他们是故意这么做的。”

聘请承包商的做法使科技公司能够节省更多资金,而且人员看起来比过去几十年的主导行业更加精简,并避免了围绕招聘或裁员而来的审查。2019年,迫于科技领域日益增长的劳工运动的压力,Facebook和谷歌提高了与其合作的承包公司的雇佣标准。

但这种做法仍然无处不在。谷歌的承包商,从厨师到程序员,数量甚至超过了其全职员工。美国相关媒体报道称,截至2019年3月,谷歌大约有12.1万名临时工、供应商和承包商,相比之下,其全职员工只有10.2万人。

在采访中,十几名为大型科技公司工作的承包商表示,他们对新型冠状病毒最大的担忧是有限的医疗福利和较低的工资,即使按照卫生官员或他们工作的科技公司的指示去做,他们的经济负担也会加重。有些人希望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关注能促使他们整体上得到更公平的待遇。

Facebook位于加州门洛帕克总部的一名承包商说:“与照顾他们的健康相比,照顾我们自己的健康似乎是次要的。”由于担心遭到雇主或Facebook的报复,这名承包商要求匿名。

与普雷瓦尔不同的是,Facebook承包商每年有大约16天的带薪假期。上周四晚上,她得知Facebook正在敦促旧金山湾区的员工在家工作。但周五,她依然还在办公室,不确定是否可以在家工作,或者必须休假。当她在门洛帕克园区时,她听说临时工也被敦促在家工作。她怀疑她的雇主可能是引发这种混乱的根源。

有些白领承包商理论上可以在家工作,但由于差别待遇、法律限制或安全方面的强制规定,公司往往会对承包商施加更严格的约束。在许多情况下,他们无法将计算机带回家,无法访问共享数据库,也无法远程登录。

许多美国工人的处境更加岌岌可危。美国是唯一一个没有带薪病假的富裕国家,只有约四分之一的工人能享受到这种待遇。像Uber司机或DoorDash快递员这样的零工,由于他们的工作性质,他们可能面临更大的风险,但他们没有福利或最低工资保护。

2月下旬,首批通过社区传播感染的新型冠状病毒病例在加州北部被诊断出来,那里靠近许多科技巨头的总部,西海岸发现了更多病例,包括亚马逊和微软总部所在的华盛顿州。科技公司在实施额外的安全措施时,让员工和公众保持了解最新情况,先是下令更频繁地清扫办公室,然后取消会议,限制出行,最后敦促员工在家工作。但承包商将如何受到应急计划的影响尚不清楚。

在新型冠状病毒爆发后,亚马逊允许员工在家工作,之后公司在西雅图的园区变得异常安静

在谷歌内部,员工们正在向公司施压,要求公司回答有关承包商带薪病假的问题。据美国媒体看到的电子邮件显示,一名员工向谷歌扩展劳动力主管提交了一份文件,并复制了针对承包商和临时工的内部讨论小组的对话。

承包商得到样板文件指示,如果他们生病了,可以在家工作,并向公司通报。在电子邮件帖子上,员工们周二在谷歌新型冠状病毒常见问题解答的底部也搜索到了关于“补偿覆盖”的字样。一名谷歌员工问道:“这是一个令人感到十分困惑的句子,但听起来他们好像是在说不用担心薪水的问题?”

在讨论中,员工们承认了固有的等级制度。一名谷歌员工写道:“如果员工被迫带病来到办公室,供应商雇佣公司和谷歌都不会听从他们的意见,采取其他措施来解决这个问题,那么谁来对我们超过50%的员工的健康和安全负责呢?”他还补充说:“推而广之,新型冠状病毒大概不会像我们那样歧视徽章的颜色。”

据一名与会员工透露,周三在Facebook举行的公司全体会议上,员工们询问承包商是否能够在家工作,以及厨房和清洁员工是否会有带薪假期,因为他们没有远程工作的选择。

同一天,在位于奥斯汀的内容审核员办公室里,一名经理询问员工家里是否有WiFi,并写下了人们笔记本电脑的ID号,这让一名承包商相信,他们正在对一个过程进行分类,以便允许部分员工在家工作。内容审核是个特别棘手的问题。通常情况下,承包商不能在家工作,因为他们处理的内容敏感,而且涉及人们的账户隐私问题。然而,另一名员工表示,IT员工正在努力制定例外情况,以防疫情爆发。

周四,微软总裁布拉德·史密斯(Brad Smith)发表了一篇博客文章,宣布如果办公室出于安全原因关闭,他的公司将向无法远程工作的小时工支付工资。史密斯在挑战其他大公司时写道:“作为一家公司,我们致力于将公共健康作为我们的首要任务,并尽我们所能解决新型冠状病毒对经济和社会的影响。我们认为,有能力采取这类举措的大雇主应该考虑这样做。”不久之后,谷歌、Facebook和亚马逊公布了他们自己支付小时工薪酬的计划。

微软发言人弗兰克·肖(Frank X.Shaw)表示,他正在努力核实这项政策是否包括白领承包商,但他确实表示,这项政策的重点是北加州和普吉特湾地区的4500名小时工。亚马逊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但发言人杰基·安德森(Jaci Anderson)表示,这一承诺适用于其西雅图和贝尔维尤园区的小时工,这两个园区有1万人,包括餐饮服务人员、保安和清洁工。

在一篇博客文章中,Alphabet及其子公司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写道:“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全球范围内传播,我们正怀着深深的责任感接近这个前所未有的时刻。”

在圣诞节前后休了两天无薪假期后,为谷歌购物系统从事数据分析和内容创作的承包商弗兰·贝斯登(Fran Baisden)只有6小时58分钟的带薪休假。即使是那些时间也是难以保证的。据贝斯登称,他的雇主HCL Technologies可能会取消休假时间,因为政策规定,无薪休假必须以一周为基础的。匹兹堡办事处的承包商最近加入了工会,他们对这一政策提出了质疑。HCL没有立即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目前,承包商也不允许将笔记本电脑带出办公室。因此,如果谷歌关闭匹兹堡的办公室,贝斯登可能无法在家工作。同一办公室的另一名承包商指出,为她的项目工作的全职员工主要是白人男性,而承包商主要是女性,“这是我在思考这个问题时会深入探讨的问题。”

这名承包商还说,对于普雷瓦尔来说,科技行业的慈善努力与其承包商制度堪称格格不入,并指出谷歌在全球各地进行慈善捐款。他问道:“你要到墙外去帮忙,但在你的社区里,多给承包商一点钱有什么不好呢?为什么这种歧视就发生在你自己的公司里,你却选择视而不见?”


编辑:liaijuan
我要投稿
版权与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环保114"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环保114,转载请必须注明环保114,www.hb114.cc。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