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对滴滴、美团等发出“APP下架”警告,网约车合规化再引争议

2019年08月16日 10:11新闻热点来源:http://www.hb114.cc

本周二,上海市交通委员会官方微信号发布消息称,近日,由上海市交通委、上海市通信管理局组成的联合检查组,对“滴滴”、“美团”、“享道”、“首汽”等互联网出行平台进行了第二轮上户执法检查,以核查这些平台是否存在对无资质车辆进行派单的情况。

然而,突击检查的结果并不乐观。检查组通过技术手段对网约车监管平台的实时订单数据进行了抽查比对,发现部分平台仍存在大量不合规车辆,且这些平台仍在为这些车辆派单。

记者注意到,从官方公布的8月10日、11日、12连续三天的“黑名单预警”数据上看,“滴滴出行”平台上的不合规网约车数量占比均超过82%,而“美团打车”的占比也超过了15%。联合检查组当即决定对滴滴除以20万元罚款,对美团除以3万元罚款。

其实,在此前的7月,联合检查组已经展开了第一轮突击检查行动,累计对滴滴、美团等14个平台共计检查21次,对平台未完成清退平台内不合规车辆、未全量数据推送等违法行为开出罚单114张,其中滴滴被罚550万,美团被罚147万。

而两轮的检查与罚款,似乎对不合规车辆的整治并没有起到太大作用。官方也发出警告,“拒不整改或整改不到位的,交通执法部门将提请通信管理部门,根据执法检查情况依法依规处置,直至作出暂停发布、下架APP或停止互联网服务、6个月内停止联网、停机整顿处置等处罚”。

那么,为什么面对如此严厉的检查与整治行动,网约车平台却迟迟不采取有效举措,清理平台上的不合规车辆呢?

昨日,记者在北京用滴滴出行平台呼叫了一辆快车,前来接单是一辆京牌的北汽新能源纯电动轿车。行程中,经过简单的交谈,记者了解到这名快车司机是河北唐山籍人,来北京开网约车谋生。它驾驶的这辆京牌轿车,是从滴滴旗下的租赁公司按月租来的。

“知道不合规,但没有办法,京牌车可以租,但户籍租不来。现在大部分开网约车的司机都是非京籍的,如果真要严格执行起来,就没有滴滴司机了。”这名司机说。

2016年7月28日,交通运输部等七部委公布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首次正式从中央政府层面肯定了网约车新业态的合法地位。随后,在当年年末,各地陆续出台了网约车管理的细则,如北京和上海两地均采取了“双限”政策,即需同时满足“本地司机、本地车牌”的两大条件才算合规,而广州则适当放宽了标准,即在本地办理了居住证的外地人员也可。

“双限”政策一出,2017年年初,滴滴等网约车平台在北、上等地很快便出现了“车荒”和“司机荒”,并遭遇了一段“叫车难”集中的投诉和抱怨期。

上述快车司机向记者透露,经过了新政实施的初期严查后,滴滴和司机也私下达成了某种默契。即为了确保运力,牌照的问题滴滴想办法通过租赁公司来解决,而司机的户籍问题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尽量不要去机场、火车站等查车较多的地方,滴滴也向我们承诺,万一被交警查到,相应的处罚款司机垫付后可向滴滴申请报销。”他说。

可见,为了留住司机、保证平台的运力,滴滴也在无形中承担了一部分“违规”的风险。

今日,记者向滴滴总部询问,上海的两轮联合检查和严打后,若严格清理平台不合规司机和车辆,或将对滴滴的运力产生重量级的打击,滴滴对此是否有应对方案?

“太难了。”一名滴滴内部人事向记者回复了意味深长的三个字。

一直以来,市场对“本地车牌、本地司机”的“双限”准入制度存在一定争议。

按照滴滴发布的2016年数据,在上海已激活的41万余名司机中,只有不到1万名司机拥有本地户籍。这意味着,若严格实施“双限”准入制度,网约车行业将可能陷入停运瘫痪的状态,这将牢牢限制死了作为新兴业态的网约车的发展。

“监管是好的,但是‘双本’要求确实很难做到,如果放宽‘双本’要求,从其他方面加强监管。不要求本地户籍,要求本地牌照还是可以做到的。监管是出于规范市场,也是为了乘客安全。但超出范围的监管反而会损害消费者的利益。”一名叫长风的网友留言称。

但认为应坚决实行“双限”政策的声音也有很多——“这种不合规的野蛮成长已让上海道路交通不堪重负”;“太扰乱正规巡游出租车,现在都没有人愿意开了”;“万一出了事怎么办,搞不好还是个逃犯在开,必须下架,给群众一个安全的环境”。不同的网友在上海市交通委的官方微信下留言。

此前,交通专家徐康明此前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指出,之所以北、上等地将网约车的准入门槛定得很高,是因为这些超大型城市明确了城市出租车的结构,还是以巡游车为主,与网约车融合发展。这种特殊的定位,也决定了网约车占到出租车的8%至15%是一个比较合适的比例。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指出要持续深化“放管服”改革,落实和完善包容审慎监管要求,探索适应新业态特点和有利于公平竞争的监管政策体系。随后,交通部的新闻发言人也指出,要量身定制交通运输新业态监管模式,要进一步优化网约车准入条件。可见,中央也在持续探索网约车的科学管理方法,并为新业态的发展提供宽松的政策土壤。而各地的具体落实调整情况仍有待时间观察。

“只有与时俱进用新思维新方法来管理网约车,并做到正确定义平台与商户,做到平台责任归平台、商户责任归商户,中国的网约车市场和产业才有可能真正健康规范地发展。”冰川思想库联合创始人、研究员,专栏作家陈季冰撰文指出。

截至记者发稿时,滴滴仍未给出平台上不合规车辆的数量及具体清退时间。而上海联合检查组则表示下一步“将继续强化对网约车平台企业的执法检查,并在现有的执法力度基础上,进一步加大对网约车企业违法违规行为的处罚频次”。

编辑:liaijuan
我要投稿
版权与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环保114"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环保114,转载请必须注明环保114,www.hb114.cc。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