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一条鲸鱼,能活着游出日本海

2019年07月12日 10:29新闻热点来源:http://www.hb114.cc

“体长8.3米可以说是小须鲸里的最大级别。这简直是最棒的开局,31年的等待非常值得。”日本小型捕鲸协会会长贝良文激动地说。

7月1日,日本正式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IWC),并重启商业捕鲸。当日,日本水产厅公布了2019年商业捕鲸的配额。从7月1日至12月底,捕捞配额为227头,其中布氏鲸上限为150头、小须鲸52头、塞鲸25头。日本水产厅表示根据海外科学家的计算,该配额“即使继续捕捞100年,也不会对资源产生不良影响”。

持续31年之久的商业捕鲸禁令全面解禁,8艘捕鲸船先后出发前往日本专属经济区域内进行捕猎,他们用一场盛大、血腥的典礼来庆祝终于恢复的“正大光明”的屠杀。

一颗躁动不安的心:以科研的名义捕鲸

之所以说此次重启商业捕鲸是一场“正大光明”的屠杀,是因为在《全球禁止捕鲸公约》的限制下,日本一直以科研的名义捕杀鲸鱼。

由于人类的过度捕杀,鲸鱼濒临灭绝,为了恢复鲸鱼的数量,国际捕鲸委员会(IWC)的全体加盟国于1986年同意禁止商业捕鲸。不过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日本于1987年开始以IWC科学调查的名义,每年捕杀200到1200头鲸鱼。日本鲸类研究所牵头,针对南极海域的小须鲸和长须鲸,西太平洋的小须鲸、塞鲸以及布氏鲸等鲸类进行捕获调查。2005年逐渐扩大规模和对象种类,达到顶峰。虽然日本一直以“科研”为名义继续在日本近海甚至远赴南极捕鲸,但至今能够查阅的“科研成果”只是数篇论文。

事实上,在签订条约后日本一直要求恢复商业捕鲸。2015年11月27日,日本水产厅知会国际捕鲸委员会,称日本将恢复2015至2016年度的南极海域捕鲸活动,并称从科学层面而言,这是“合理安排”。针对日本这一举动,英国和澳大利亚政府都表示反对,认为这破坏了他们强烈支持的全球商业捕鲸禁令。

世界自然基金会的报告也曾批评日本所谓的“科学捕鲸”活动。该基金会全球生物项目负责人苏珊说:“日本的捕鲸项目是商业性和政治性的,不是真正的科学研究。”绿色和平组织的调查显示,92%以上的日本民众根本不知道他们的政府每年都要捕杀900头以上的鲸鱼,69%的民众不支持在远海捕鲸。该组织始终反对日本与冰岛等国打着科学调查的口号进行商业性捕鲸,多次与捕鲸船展开正面交锋,很多人认为依靠当今科技,人们可以凭借声纳跟踪或DNA提取进行研究,根本无须伤害鲸鱼的性命。

“祖传手艺”——捕鲸最早可追溯到绳文时代

日本的捕鲸历史可以追溯到8000多年前的绳文时代,在当时的近畿地区(和歌山)和北陆地区(富山)都出土过大量的鲸鱼骨、鲸鱼皮等物品。成书于公元8世纪的史书中也有正式的捕鲸记载。因此,捕鲸如捕鱼、打猎一样是一项“祖传”的营生。日本大地鲸鱼博物馆的人曾对美国记者说,捕鲸不是一项职业,而是骄傲,是历史。

日本捕鲸历史共分为三个时代:初期捕鲸时代、古式捕鲸业时代和近代捕鲸业时代。

在初期捕鲸时代,渔民们是临时组织起来的,其行为具有偶然性。因气候的变化,日本沿海偶有渔业荒年,每逢鲸鱼搁浅的时候,当地的渔民便将此视为神灵的馈赠,遂食其肉,取其油。到了战国时代后期,日本进入古式捕鲸业时代。为了让鲸鱼作为商品开始流通,日本开始进行有组织的捕鲸行动,不过当时的参与者多是日本各地的水军和海贼。

从远近闻名到臭名远扬

随着捕鲸技术的发展、经营体系的完善以及日本对鲸鱼需求的扩大,到17世纪初期的江户时代,位于和歌山县的太地町的渔民们发明了长矛捕鲸法,并且出现了专业的捕鲸集团。与初期捕鲸时代不同的是,此时的捕鲸集团是有组织的行动,需要很多人履行自己的职责:约30人为一组,大约四组或五组构成一个捕鲸团队。负责在海边高台上眺望大海的人,一旦发现鲸鱼,就用狼烟和法螺贝向海上的捕鲸船发出信号,随后捕鲸船组成船队围捕鲸鱼。据说在捕鲸业鼎盛时期,太地町的一个村就有近千名捕鲸者,而太地町也被称为“捕鲸发源地”,并以此名扬天下。

捕鲸集团的出现标志着渔网式捕鲸达到了顶峰,捕鲸开始成为日本渔业生产活动之一。渔民开始把鲸肉作为普通饭食来享用,并在民间中流行起“鲸料理”,最有代表性的是“鲸锅”(鲸鱼火锅)和“鲸汁”(鲸鱼汤),而鲸鱼油和鲸肉也实现了商品化。


其实对于不了解日本捕鲸文化的人而言,太地町这个地方并不耳熟,但是2009年由路易·西霍尤斯执导的纪录片《海豚湾》让日本这个偏僻的海港小镇再次名声大噪,与捕杀海豚一样,捕鲸文化在太地町也拥有悠久的历史,只是这一次并没能名扬天下。

“母子鲸杀人事件”

因为带着幼崽的鲸鱼反抗激烈,所以从安全角度考虑,捕鲸者通常不会捕杀带着幼崽的“母子鲸”。大背美鲸事件便是一起捕杀“母子鲸”导致的惨绝人寰的事故。

1878年12月24日,一支由19只船组成的捕鲸队从太地海港出发,据记载,这一天的天气状况并不是理想的出海日。但由于临近新年,船员们都希望可以满载而归。船员们意外地在海上发现了少见的体型巨大且带着幼崽的背美鲸,尽管当时的捕鲸者还不具备捕捉这类大型鲸鱼的技术,但是船员们还是不愿放弃这次机会。在与巨鲸搏斗了一夜之后,船员们正在为成功捕获大背美鲸而欢呼时,不幸发生了,他们的捕鱼船被背美鲸巨大的力量拖入逆流,落水的船员在绝望中死去,幸存者寥寥无几。因为这场事故,日本捕鲸集团开始衰退,古式捕鲸也渐渐没落。

随着英美等国家很多捕鲸船来到日本附近的海岸开始“美国式捕鲸”,日本附近海洋里的鲸鱼数量骤减,日本古式捕鲸也遭受了毁灭性打击。国际捕鲸管制公约的出现和二战时期捕鲸船被军队征用直接导致日本捕鲸中断。

从粮食危机时的救星到消失的“油炸鲸肉”

日本在二战中战败后,很快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粮食危机,日本捕鲸协会顾问三崎滋子在《日本人为何执念于捕鲸》中这样写道:“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粮食极度紧缺,当时预测每年大概有上百万人可能会饿死,饲养的动物也不够,无法补充人体所需要的动物蛋白。再加上佛教在日本的普及和影响,当时的日本人排斥吃陆地的四脚动物,因而畜牧业也没能得到发展。国土面积狭小更是决定了日本无法大规模发展畜牧业,而战争也导致了日本各方面都发展缓慢,肉类产业更是凋零。”于是鲸肉成了日本解决粮食危机的救星。

从1946年开始,日本再次组建捕鲸船队,由于鲸鱼提供了肉食供给源以及外币获得源(鲸油输出),捕鲸顿时成为重要产业。捕鲸船队迅速扩充,最多时有7个船队,日本从19世纪50年代末期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捕鲸国。而19世纪40年代末到60年代中期,日本最主要的蛋白质来源就是鲸肉。1954年,日本学校午餐法要求在义务教育(小学和初中)阶段提供鲸肉,以改善日本儿童的营养。但事实上,小学生们并不太喜欢吃鲸肉,据1951年东京都立卫生研究所进行的调查,小学生最讨厌的“学校给食”肉类,选择猪肉的占16%,牛肉7%,而鲸肉是占比最高的,达到23%。有人推测,可能是面对鲸鱼,孩子们内心充满了伤感和负罪感。

1964年,日本捕鲸数量达到历史最高——2.4万头以上。其中,绝大多数是巨大的长须鲸和抹香鲸。据新华社报道,20世纪60年代日本国内鲸肉消费量每年超过20万吨,但是80年代后已经降至每年几千吨,到2015年日本人年均食用鲸肉只有30克。在捕鲸量达到顶峰的时期,在动物性蛋白的来源获取上,日本国民对鲸肉的实际依赖达到70%。“油炸鲸肉”甚至成为当时日本学校午餐“给食”的标配。

鲸肉从孩子们的“给食”中消失,是从1986年签署《全球禁止捕鲸公约》开始。

“宝藏”鲸鱼:浑身是宝

因为“吃肉等于罪恶”,所以日本曾有很长一段时间禁止食肉,但是在古代日本人看来,鱼是有别于其它哺乳动物的,所以鱼肉并不能称为“肉”,只有陆生动物的肉才是“肉”。之后佛教传入日本,禁止猎杀动物的禁令越来越多,普通民众很难有机会吃到陆生动物的肉,所以人们非常依赖鱼肉。在日本人看来,鲸鱼也是鱼。

更是由于“岛国”这一特殊的地理形态,日本有着非常丰富的海洋资源,因此“食鱼文化”便成为日本独特的饮食文化。而“一头鲸鱼就能使七个村的村民获益”更让日本人将鲸鱼视为大海的馈赠。更重要的一点是,鲸鱼“浑身是宝”。无论是骨、皮、肉、须,还是油、奶等都是重要的食品、化工原料,即使利用后的渣滓,也可用来作肥料。所以,在日本人手里,鲸鱼连渣都不剩,魂飞魄散。

美国起家的经济引擎

日本重启商业捕鲸引起了全球范围内的巨大争议,可实际上捕鲸业曾经是美国的支柱产业。

1712年猎捕抹香鲸的行业就已经出现在美国,他们先刺中幼鲸,再诱捕不肯离开的母鲸。19世纪美国小说家赫尔曼·梅尔维尔于1851年发表的一篇长篇小说《白鲸》,就是描述了一名船长为了追逐并杀死白鲸,最终与白鲸同归于尽的故事。《纽约太阳报》说:“我们的文学中一个具有讽刺意味的事情是,最伟大的美国小说《白鲸》写的是一种已经在美国彻底消失了的职业和生活方式。”

捕鲸是一项报酬丰厚的营生。黄金时期的美国捕鲸船就像一个海上工厂,船员们一边在海上捕鲸,一边在海上加工鲸鱼制品,在巨大利益的驱使下,甚至不断有女性假扮成男性混上船打工。1864年,全世界900艘捕鲸船中有735艘船来自美国。

19世纪80年代,新贝德福德港口的人口仅为2万,却是当时美国资本最为集中之地,其利润正是来自鲸鱼油。除此之外,鲸鱼制成的肥皂、纺织品、皮革、颜料和清漆更是间接推动了工业革命的发展。鲸须制成的女士裙装的裙撑和束身胸衣,甚至确立了当时的女性时装潮流。

尽管对日本重启商业捕鲸有很多争议,但是对于捕鲸人来说,鲸鱼就是游动的利益,是要被获取的,而不是被保护的。

在这次日本恢复捕鲸举行的出海仪式上,日本农林水产省大臣吉川贵盛致辞:“希望各位恪守所规定的数量,切实捕鲸,力争重振捕鲸产业。”日本小型捕鲸协会会长贝良文也说:“商业捕鲸的再开,我心中无限喜悦。”

编辑:yunying01
我要投稿
版权与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环保114"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环保114,转载请必须注明环保114,www.hb114.cc。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